Category Archives: 其他资源Other Resources

Other resources

上海大复兴

上海大复兴 关于「上海复兴」,余慈度在她的见证中说:「一九二五年夏天正当反基运动达到高潮的时候,神就借着伍兹师母(Mrs. Henry Woods)作祂的器皿,在上海带进一次强大的复兴。伍兹师母是『全球复兴代祷运动』(World-Wide Revival Prayer Movement)的发起人。那些读过她 《主恩满溢》(The Half Can Never Be Told)一书的人就会知道神所做的工作是何等奇妙。许多参与这次复兴的人,都能为圣灵在复兴中所显出的大能做见证。他们多人都是因为参加了那一次的复兴大会归主的。」(l) (吴秀良著:《复兴的先锋——余慈度二十世纪的中国教会》,比逊河出版社,2000,10初版) 我们只根据余慈度这一段简单的记录,自然无法看出「上海复兴」在圣灵之流中所具有的特殊意义,也无法看出她自己在这次复兴中所扮演的角色。因此我们需要根据《主恩满溢》一书和其它当事人的见证,对这一次的复兴的经过和影响,加以阐明和补充。 全球复兴代祷运动 促成「上海复兴」的两种因素,一个是属灵的,一个是属世的。关于属灵方面:余慈度和她的属灵同伴在一九一○年代后期,共同发起了全国信徒祷告工作。安汝慈在《教务杂志》上刊登了一系列有关信徒祷告生活和为教会复兴代祷的文章。一九二四年元旦,伍兹师母和她的先生(美国长老会派到中国的一位医生教士),联同几个重要的属灵领袖,在上海发动了「全球复兴代祷运动」(2)。他们为此成立了委员会,由伍兹师母担任主席。委员中包括安汝慈和余慈度二位女士,和当时著名的西教士何思德(Dixon E. Horst,内地会驻华主任),伍伯之(Samuel, I. Woodbridge,美南长老会医生教士),鲁雅各布牧师(Rev. James Walter Lowrie,美国长老会驻华会议主席),万应远牧师(Rev. Robert T. Bryan,美国南浸信会的「上海浸会学院」院长)等人。余慈度是委员中唯一的中国人。 该会向世界各地的教士和信徒大量分送与信徒祷告生活和代祷工作有关的重要书籍,以图唤起信徒祷告的负担。另外,该会也邀请国外著名布道家到中国来开复兴会。那时英籍的魏克斯教士(Paget Wilkes)为「日本福音团」(Japan Evangelistic Band)的创始人,他在福音布道上大有能力。他的属灵著述很多,其中《作工的炸力》(The Dynamic of service)一书,对中国福音复兴的工作影响甚巨(倪柝声重要同工张愚之在抗战期间曾将此书译成中文)。 一九二五年初,伍兹师母和委员会成员往上海定期禁食祷告时受圣灵引导,决定邀请魏克斯牧师到中国来主领西教士在江西牯岭举行的年度夏令会。该年五月底,上海发生了著名的「五卅运动」(或称「五卅惨案」)。那时上海的学生为了抗议当地的一位中国工人遭受到日本工厂的残酷虐待,而发动游行。学生中有十二人被英籍警察射杀,并有多人被捕,因而激起全国各界规模空前的反抗帝国主义(指英国和日本)运动。 复兴会的重要果子 魏克斯因为自己是英籍教士,他就致电伍兹师母问她是否自己应当延期赴沪。伍师母等经过迫切祷告,灵里觉得魏教士还是应当如期来华,只是他们把聚会的地点临时从牯岭改在上海英国公会的「联合礼拜堂」举行。他们起初为了避免在大会中可能发生的种族冲突(那时一些教会中的「新派」份子,也站在学生一边攻击西教士),就规定把为期三周的培灵会只向外籍教士开放。前来聚会的西教士们特别踊跃,圣灵大大做工。 有一次大会破例准许一个身患绝症的中国人来与会(他是石美玉医生带来的病人),结果他当场得到神医治而疗愈。因此就有人提议,大会也应当向中国信徒们开放。但是魏克斯不懂中文,必须能找到合适的翻译才行。有人提议找青年布道家王载来作翻译,可是他们发现王载那时正在山东一带布道,恐泊远水不解近渴。那时余慈度主办的「暑期预言查经特会」刚刚结束,伍兹师母就派人到江湾去找她推荐合适的译员。 当差来的人到了余慈度的住所时,发现王载正在她的客厅和余慈度讨论邀她到福州去领会的事,并且他就要在两小时之内坐船离开上海回福州去为特会作准备。余慈度立刻改变计划请王载留在上海帮助大会的翻译工作。整个聚会被复兴的灵所充溢。培灵会结束以后,复兴的火越烧越旺,使大会一直持续了两个月之久。 王载在这次复兴中,除了担任翻译以外,也积极参与复兴讲台。当魏教士突然病倒时,他和另外一位桑教士(Rev.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其他资源Other Resources | Leave a comment

Boxing Day的起源

为什么12月26日叫Boxing Day呢? 按照英国传统,这一天人们打开圣诞礼盒,与穷人一起分享圣诞礼物。Boxing Day的起源比较为人知的说法有以下三种: 1、佑护远航船只 在15世纪-17世纪的航海探索时代(Age of Exploration),在探索新大陆的航船启程之前,牧师会在船上放一只圣诞礼盒(通常是木质的)代表神的佑护。船员们每人在盒子里放上一些细碎银两,祈愿航海一路平安,然后有牧师将盒子封好,随船出海。等到平安回港的时候,再由牧师上船取走圣诞礼盒,带回教堂,等圣诞节的时候再打开盒子,用盒子里的钱接济教区的穷苦人家。 2、接济穷苦人家 圣诞节当天,在每个教堂门口都会放一个施舍盒,来教堂礼拜的人可以随意往盒子里放一些圣诞礼物送给教区的穷人。这个礼物盒总是在圣诞节的次日打开,所以这一天就叫做Boxing Day。 3、礼物奖励员工 很多收入较低的工人们在圣诞节当天也要工作,只能在圣诞节次日休息,走亲访友。圣诞节当天下班前,老板会包一个礼盒给员工,一来表示感谢,二来也省去员工准备礼物给亲朋好友的麻烦。 18世纪末叶,大庄园主们一般在圣诞节当晚,将剩下的食物、礼品等等用礼盒包好,在第二天分发给庄园里的佃户与仆从。 这一传统至今还在延续。一般在节礼日,家家户户都会准备些小费或者小礼物,答谢常年辛苦送报的、送奶的、收垃圾的等等。老板也会在这天为上班的员工封个小小的利是红包意思意思。

Posted in 其他资源Other Resource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纪念复活节专辑

今天是主耶稣钉十字架的日子,也是我们纪念主为我们的罪钉在十字架上而死的日子。虽然我们不能相聚共同纪念这个重要的日子,让我们的心安静在主的面前一同思想主为我们成就的一切,以及他所付上的代价。这是一个关乎你我从罪里重生、生命被救赎的日子,而这位从死里复活,使我们得重生,活着有盼望的就是——主耶稣基督。让我们一起来重新认识“复活节”! 请观看和阅读有关复活节的视频,诗歌和信息。 纪念复活节专辑 主耶稣复活是一件何等荣耀、使我们有盼望的事。当我们记念敬拜主时,我们是敬拜一位不但为我们钉十字架、为我们埋葬的主,更是已经从死里复活、活的主。主既然从死里复活了,祂今天仍然活着;祂活在天上,也活在我们当中。因此,我们所敬拜的不只是一位历史上的耶稣,而是一位活在我们当中的主。祂不但活在我们当中,甚至活在我们心中、我们生命里头,与我们天天同在,与我们一同生活,这是何等的福气。

Posted in 福音信息Gospel, 信息精选Messages, 其他资源Other Resources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广州林献羔弟兄安息主怀,荣归天家,享年89岁

2013年8月3日下午2时,神的老仆人、中国家庭教会老前辈林献羔弟兄在广州安息主怀,荣归天家,享年89周岁。海内外基督教界无不为之动容、缅怀他对中国基督教会的贡献。 林献羔,又名林撒母耳(Samuel Lamb),祖籍广东台山县,1924年10月4日出生于澳门,1936年在香港长洲受洗,2013年8与3日逝世。 林献羔的父亲林保罗担任澳门白马巷浸信会的牧师。其父给他起名献羔,意为献给羔羊基督。后来,林献羔将林字译成广东音“Lam”,后来又演绎为“lamb”(羔羊)。 1979年,林献羔牧师重新开始大马站35号的教会。聚会人数逐渐增加到数千人。2000年教会迁至德政北路雅荷塘(北)荣桂里15号。现聚会人数达数千人。他从1979年开始编写《灵音小丛书》,已陆续发表一百多册,第一页均标有“没有版权”;印刷上万册,分发至全国,成为各地教会的灵粮。

Posted in 其他资源Other Resource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大陆移民赴加生存指南

身在加拿大,就要学会在加拿大生存。以下10条总结算是给您指点迷津: 1、要精通厨艺,会做自己爱吃的中餐,但不要太精通、太讲究,不要缺一样配料就觉得无法下咽。 2、要学会随时随地跟别人微笑,但不要被商人的微笑所蒙蔽而忘了去仔细读合同(注意合同的背面!) 3、要在讲英语时忘掉汉语的习惯,别讲中式英语;但在说汉语时,也别以带英文习惯、说英式中文而自豪。那只能说明汉语的基础还需巩固。跟华人同胞见面也不要噼头就讲英文,好像是在过招儿。 4、要直率,要改掉中国人拐弯抹角的习惯。但要学会洋人的委婉。 5、不要带着传统教学方法的框杠来上这里的大学,那会很被动。但是,假如觉得上学枯燥,那也不必过人惊讶。做洋论文,也很可能会做得像鲁迅所说的做古文一样:通篇用典,都是自己写的,而又全非自己所做。不同的是,洋论文要求你不仅要“事出有因”,而且要“查有实据”——要有引文目录。 6、要抵抗起个蹩脚的洋名的诱惑。不必学着别人,非得张三就叫山姆张、李四就叫西蒙李或莎莉李、王二麻子就叫马修王。不了解历史和文化,也许10年以后你才发现自己竟然跟某个臭名昭着的人物同名。但是,当你被洋人叫拼音名字时,你要准备好,对各种奇怪的叫法都得答应。假如嫁给了外国人,那就不要羞于用丈夫的姓,别以为洋人就没有势利眼的,用外国的姓有时候很能消除民族隔阂。 7、如果是单身女子在加拿大,那一定要明白加拿大男人单独请你吃晚饭,那几乎就是汉语的“约会”的意思。吃完饭如果在他的楼下请你上去坐坐,那据说就是加拿大的约会的意思——多半就下不来了。但是,注意不要看到洋人专注热情的眼神就认为那里面有什么意思。那眼神也只能礼貌友好而已。更不要认为嫁给加拿大人就一定很浪漫。从表面上看,多数加拿大丈夫是跟中国丈夫一样“家常”的——假如他是个好丈夫、不花心的话。 8、在工作方面,要看清这里的社会分工格局,看清自己的位置,不要总期望还能有在国内时那样的职位。但是,也不能完全丧失了自我。若您是以国内大学教授的身份来到这里,我劝您最好别屈就自己到餐馆打工,毕竟为民族培养优秀人才要有价值的多。 9、不要一味崇洋,但是也不要妄自尊大。外国确实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但是国外的好东西,学到中国也不见得依旧精彩。 10、在加拿大生活,要入乡随俗,尽量西化,别抱着旧皇历跟环境格格不入。但是也不要以为通过自身的努力,自己就可以变成洋人。更别以为自己就是国际人了 ——私有制还存在。也不必总想着自己是华人,那会把生活搞得太敏感,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当然也不能不想着自己是炎黄子孙!至少,加拿大社会还以它的多元文化而自豪呢。 总之,生存在海外,角色里有很多尴尬。但要学会转化适应。 来源:加拿大华人网

Posted in 其他资源Other Resources, 短文欣赏Short Articles | Leave a comment

悲惨世界的剧情简介

悲惨世界的剧情简介 电影《悲惨世界》法国大文豪维克多-雨果长篇小说改编,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围绕获释罪犯冉·阿让寻求救赎的过程展开,蕴含了破灭的梦想与得不到的爱情、在生命热情与牺牲之间的赎罪之路,影片于今天登陆中国院线。 《悲惨世界》整部电影中有着浓郁的救赎情节,王力宏等基督徒艺人也大力推荐这部电影,在刚刚结束的第85届奥斯卡颁奖礼上,安妮·海瑟薇凭借《悲惨世界》中的芳汀一角,获得了最佳女配角奖,此前海瑟薇已经凭借这部作品获得了第70届金球奖的最佳女配角。两次获奖也给增加了不少人气。 对于悲惨世界,远牧师发布微博解释了男主角因上帝的爱而改变的转折,他说:“《悲惨世界》是否颠覆了人们对绝对的善与恶的理解?冉.阿让偷窃是恶(十诫之八),却是出于救护幼孩的善心;神父在警官面前说谎是恶(十诫之九),却是出于感化罪人的善心。答: 所以圣经说,一切诫命的总纲就是爱(太22:40);爱人的就完全了律法(罗13:8);爱能遮掩许多的罪(彼一4:8)。” 著名的歌手伊能静认为在电影中,她看到上帝是唯一不会只眷顾权贵的存在,上帝没有分别,人类却喜欢划分阶级、彼此轻视、以背景取人。电影最后男主角说他是被神祝福的。因为他的善与遵循自我,他不再是因贫富不均而犯法的罪人,他和任何人一样高贵,拥有生存的权利。 《悲惨世界》整个故事的核心体现,无论是谁,无论在怎么样的历史磨难中,不改变的人是人里面寻求救赎的渴望。冉阿让的一生,经历的跌宕起伏,向世界说明一个事实:人需要真正的救赎,当他年轻时,被教父的爱感动,之后经历一系列苦难等等之后,依然坚守自己那份真爱和牺牲,不能不令人流泪感叹。

Posted in 其他资源Other Resource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心理学诱导基督徒偏离真道的三步曲

心理学诱导基督徒偏离真道的三步曲 有人对我抱怨﹕「心理学不是完全错的!」 我﹕「我哪里曾说它是完全错的?」 「这个嘛……我听人家说的……你说它偏离真道嘛……」 「请见下面文章。」 世界上没有一种学说、一个道理、一套哲学是完全错的。摩门经、佛经、孔子学说、共产主义等等,都是有错有对、有好有坏,为什么基督徒唯独将心理学带到教会来?请考虑《邪魔登讲台》 所陈述的事实,然后请再看「心理学和新纪元运动 」的总论。 ——————————————————————————– 《心理学偏离真道》第二章「三步曲」 有一个寓言故事:一个阿拉伯人带著一只骆驼在沙漠旅行,阿拉伯人晚上睡在一个小小的帐蓬里,骆驼睡在帐蓬外面。半夜里,骆驼对主人说:「外面很冷,我可否把我的鼻子伸到帐蓬内取暖?」阿拉伯人对骆驼说:「帐蓬很小,容不下你和我。」骆驼再三恳求,一个鼻子占不了太多空间,于是主人心软了,让它把鼻子伸进来取暖。过了一回,骆驼又再提出要求:「好心点,只是一个鼻子温暖无济于事,我可否把头也伸进来。」一步一步,骆驼把前足、胸部、胃部…,慢慢全身都钻到帐蓬里。最后,骆驼睡在帐蓬里,阿拉伯人睡在帐蓬外。这个寓言也正展现在我们眼前: 第一步 我经常留意到一些教会讲座题目,如:「夫妇沟通艺术」、「怎样和小孩子沟通」、「男女沟通」等等。似乎大家都相信人际关系和谐与否全在乎沟通技巧好不好。 黄博士说:「Dr. Gottman是全美国最用心血去研究婚姻的学者之一…婚姻关系可比喻为一个银行帐户,只要彼此『存款』(如多表达爱)与『提款』(如彼此伤害)的比数大于五比一…他们的婚姻不会出现大的问题。由此可见…彼此沟通、冲突处理与解决问题的训练…不可缺少…」[1]。 但是,黄博士继续解释:「还有位极受尊敬的心理学家Dr. Jacobson…是位真正在从事婚姻治疗的权威。所不同的是Dr. Jacobson从他所做相当严谨的实证研究(Empirical Studies)发现,如果仅仅用社会交换理论,与由此衍生的『沟通与冲突处理训练』来解决婚姻问题的话,成效并不理想。他的研究显示,夫妻在最需要运用这些技术知识,也就是吵得脸红脖子粗的当儿,往往将训练过的沟通技巧全然抛置脑外。同时他发现,只接受这类训练的夫妻,婚姻问题的复发率也高得令人失望。」[2] 要讲究沟通技巧本身并没有任何不对,而且实在是好事。问题是单单讲究技术能有多少效用,沟通当然可以澄清一些误会,但是否所有人际问题都是误会或无心之失呢?圣经上也有很多地方讲及沟通技巧,但是圣经从来不会只在行为上作教导而忽略内心的改变。耶稣曾经讲过一条定律,「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太十二34)。看样子,如果一个人不先把内心的苦毒、妒忌、憎恨、骄傲、自私、诡诈、虚假等等彻底清除,只是讲究沟通技巧,恐怕只能作有限度的改进。(请见「沟通能解决万事?」一文) 既然大家都明白单单讲究沟通技巧不能有效解决问题,怎么办呢? 第二步 黄博士继续解释,「人在原生家庭(family of origin)的成长经验,深深地影响他(她)日后的婚姻爱情关系…每个人的成长过程或多或少都受了一些心理创伤。有的父母只会批评,不懂鼓励…不管子女性向如何,逼他们要承继父母『未竟之志』…危害心理的健全发展。」[3],又解释说,两个人之所以会堕入爱河,「往往是因为我们潜意识认为对方…可以满足我们心底深处的需要、医治过去留下的心理创伤…我们潜意识中要求配偶成为自己从未有过的『完美的好父母』…心理上便退化为婴孩状态…处于婚姻中的两个『大婴孩』…总是期望对方…主动地满足自己的需要…当人达不到自己对婚姻爱情的期望,便常会觉得是对方欠了自己的债」[4]。难怪最近中国教会流行「原生家庭探讨」,一位姊妹说:「原生家庭是个人所出生、成长的家庭,至少包括自己、父母和祖父母三代…除了少数…大部分的人是在不完美的家庭…长成…林牧师就要求我们绘制『家庭结构图』…回顾家庭环境对自己的价值观及人生方向的影响。当我深入了解自己的家庭结构、角色扮演及家人关系之后,就能选择不作『受害人』(Victim),而成为『受伤的医治者』(Wounded Healer)」。[5] 既然沟通技巧被证实不能解决问题,心理学家就告诉我们,我们的问题都是父母伤害的结果。这是一个罪恶的世界,人人都是罪人,大家互相伤害,可是一般人不必等待别人指点,早就看见别人伤害自己,却看不见自己伤人的事实,正如耶稣所讲的,「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太七3)罪人的天性而已。圣经又说:「忘记背后,努力面前」(腓三13),所以基督徒不应该追寻谁曾经伤害自己。(请见「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一文) 但是探讨原生家庭,知道谁曾经伤害自己,是不是就能够解决我们的人际问题呢?黄博士在另一篇文章中表示:「不知伤在何处,如何进行内在医治?」[6]一位推动内在医治(Inner Healing)的人说:「我们也要从记忆著手处理过去的伤痕…可参考心理学的研究,尝试了解一些问题的成因,但心理学只能帮助寻根究底,未能提供正本清源的良方。」[7] 呀!原来还有下文。 第三步 你有没有留意到,「内在医治」已经在中国教会展开了?有一篇介绍的文章说:「想像耶稣带领进入一座花果丰盛的园子,在那里接受耶稣的代祷…从在母腹成孕开始,回顾过去人生中的每个阶段,每到一处都尽可能重组现场实况,并察觉耶稣临在的位置。」[8]张医师也有一个例子:「将祷告的内容构成一个”生动”的画面…构成一个”意境”,用信心藉著圣灵的带领经历到此意境的”产生”或”出现”。」[9]例如:「想像自己被对方仇恨的绳子捆绑…这时他祷告,求主释放他…用圣灵的宝剑将他身上仇恨的绳子一条条砍断…求主藉著这样的想像,使案主的内心得医治。」[10] 内在医治不过是新纪元观想(Visualization)技术的另一个面目,[11]唯一的不同是使用观想(冥想中的一种)去想像耶稣临近出现,你以为自己邀请耶稣,可惜应邀的不一定就是那位真的耶稣。圣经说:「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林后十一14)。(请参阅「内在医治」一文) John Court是一位基督徒催眠师,他说:「…比较催眠术和内在医治…有一些基督徒作者认为这两个医治方法基本一样,表面上的差别不重要…我主张,内在医治和催眠是相似的,而且是相辅相成的。」[12]于是Court详述两个催眠治疗的个案,案主在催眠术下回溯童年,寻找往日的创伤,邀请耶稣来疗伤,最后结论说:「我认为不需要争论到底内在医治和催眠哪一样比较好,但是现在的过个案显示医治祷告不一定能够处理所有需要解决的地方。」[13]换言之,Court认为内在医治虽然和催眠类同,但是效用不及催眠术。 请千万留意,催眠术是邪术,就是圣经所讲的迷术。圣经说:「你们中间不可有…行邪术的,用迷术的…凡行这些事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申十八10-12)问题极其严重。(请参阅「催眠术」一文) 你会惊奇于教会中居然有基督徒催眠治疗专家吗?其实一点都不值得奇怪,佛洛伊德就曾经运用催眠术为人治病。[14]二三十年前被邱清泰博士带到港台两地演讲,向中国教会推动心理学的Gary Collins也认许邪术,说:基督徒心理学家从不同的地方学得不同的心理技术,近年教会内有人极力谴责催眠术和观想等,他们的批评也不是没有理由,我们只要小心去用,不必和这些人争论。[15]所以,基督教心理学中有催眠治疗是顺理成章的事。 结论 第一步是人的智慧,比不上圣经高明,也不能给人改变的力量,可有可无,骚不著痒处;第二步是违反圣经原则的道理;带来最后一步,就是基督教招牌下的各种邪术。三步曲。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其他资源Other Resource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基督徒应拒绝心理学的五个原因

基督徒应拒绝心理学的五个原因 跟据一些统计资料,心理学是世上的大学众多学科中最受学生欢迎的科目之一。心理学标榜它能帮助人了解人内心及有助解决人心灵问题。我们基督徒当然知道真正能医治人心灵的只有神,但世上大部份人因著不信,不肯来到这位恩主面前得帮助。所以,他们并无其他撰择,只能依靠人为的方法来舒缓一下内心的困苦。这本是不信的人的景况。然而,这几十年来,心理学也不断地渗入基督教。到了今时今日,心理学在基督教中已经大行其道,影响深远。许多教会牧者用心理学的观念及技巧来牧养及讲道;大部份神学院都开设心理辅导学科目,有神学院甚至与属世的辅导机构挂钩,协助神学生取得专业辅导员的资格。到底我们基督徒对心理学的立场应该如何?我们应否接纳心理学,又可否如一些基督教人士提倡,将圣经与心理学融会贯通?我的答案是斩钉截铁的「不」。我在以下举出基督徒应拒绝心理学的五个原因∶ 一、 心理学不是出于神 众所周知,发明心理学理论的祖师们都不是基督徒,他们都是不信主甚至反对基督教的。他们主张的心理学理论及方法甚至与新纪元及通灵术有关。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是无神论者及反基督教的;容格(Carl Jung)是通灵的;罗杰斯(Carl Rogers)相信轮回及曾经召魂;马斯洛(Abraham Maslow)是泛神论的。请问神会不会透过这些人来教导我们基督徒如何治疗心灵呢?有人辩称所有真理都是神的真理,意思即所有真实的事都是出于神,如科学的定理是出于神,这些真实的事我们应该接受。这个说法不无道理。然而,若有人想用这个论点叫我们同样地接受心理学,这是牵强附会及混淆视听的。一来,心理学根本不是科学,心理学发展至今百多年来都没有有力证据证明它是科学。心理学各学派理论分歧,果效反应不一,根本不能说是定律,更加不是永恒不变的真理。若有人坚持心理学、心理治疗等是科学,那么它必然是「伪科学」了(pseudo-science)(作者按∶‘pseudo’一字是主要意思不是指「非」,而是指「假冒」、「伪装」)。不同甚至互相冲突的理论能有相同的效果,相同的方法在不同的人身上却有不同的反应,有时有效,有时无效,因果难分,如何辨证?若有人要争拗科学的真正定义,我不想在这件事上纠缠,我还是让那些专家们继续深究。但就我个人而言,心理学绝对不如生物、化学、物理的科学化。人的内心是不能用科学方法去深究及医治的。再者,我们基督徒所说的「真理」,不是泛指世上一切真实的事,乃是指圣经中属灵的真理。主耶稣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2);「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究竟主耶稣以上所说的真理是指甚么?是指世上一切真实的事吗?这些事能叫我们「得自由」及「成圣」吗?不!圣经中所说的「真理」,其实是指著神的话语而言。心理学绝对不是属灵的真理,绝不能使人得自由及成圣,更加不能使人得救。为何要将心理学与圣经相提并论?在处理人内心及灵性的事上,教会不需要听从这些由人发明出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所谓「真理」;教会需要的是高举圣经的真理,只有神的话语才能真正医治人的心灵∶「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苏醒人心。…耶和华的训词正直,能快活人的心。」 (诗19:7-8)。 二、 心理学与圣经教导冲突 心理学不单不是属灵的真理,它的主要理念更是与圣经的教导互相冲突的。举例说,心理学是以人为中心的,而圣经却是教导以神为中心;心理学教导人要爱自己,圣经却教导人舍己;心理学高举人的自尊,圣经却教导人不要寻求人的荣耀;心理学教导罪咎感是有害的,圣经却教导我们要为罪恶懊悔难过;心理学教人专注肉体的感受,圣经却教导人攻克己身,叫身服我。不但如此,许多心理学祖师们的道德观是非常败坏的。佛洛伊德主张让年轻男孩和良家女孩自由性交。容格也主张性放纵。罗杰斯赞成婚前及结婚后找不同伴侣有性行为,他对色情文学及毒品持开放态度。马斯洛认为人的道德观只是个人的想法及喜好而已。我实在不明白那些所谓基督徒心理学家如何及为何将这两套本质如此相反的道理融合一起。就是他们真有能力这样做,我们也绝对不会接受的。何解?当日以利亚向以色列人责问的话已经告诉我们了∶「你们心持两意要到几时呢?若耶和华是神,就当顺从耶和华;若巴力是神,就当顺从巴力。」(王上18:21)。若耶和华是神,你们就单一事奉耶和华吧。若巴力是神,你们就单一服侍巴力。为何要心持两意呢?你说我两个都相信,都接受。这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神接受吗?神不单不接纳,而且极其恨恶这件事。神要以利亚将那四百五十个巴力先知杀了。保罗在哥林多后书6章说得更加清楚∶「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甚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甚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甚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甚么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甚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林后6:14-18)。神的吩咐是这么清楚明确,他要我们分别为圣,为何我们还要心持两意,一方面说接受圣经,一方面又接纳心理学呢? 三、 心理学没有比其他方法更显著的果效 种种证据证实,心理学根本没有比其他方法更显著的果效。研究员Truax and Mitchell 探讨有关受训与非受训的辅导者之比较的研究指出∶没有证据证明一般传统的研究生训练课程所培训出来的治疗师比非专业人士更能帮助人。 Dr. Joseph Durlak作的详细研究计划之结论是∶「总括来说,比较性研究的结果有利于非专业人士…在二十八个调查中,各施助者没有显著的分别,然而在十二个调查中,非专业人士却比专业人士更为有效。」这些研究带出一个震撼性的结论∶「专业人士没有明确地拥有比非专业人士更优越的技能。再者,专业的精神健康教育、训练及经验不是有效帮助人的先决条件。」有人可能不服气,振振有词地指出某些人接受心理辅导而得帮助的例子,来证明心理辅导著实有效。我对这事的见解是∶接受心理治疗的人之所以得著帮助,主要是出于心理作用。我们不能抹煞以上报告所提出的结论。若你一心相信心理辅导员能给你帮助,你就主动去寻求他们的意见,那么会面之后你或者真的感觉比以前好。但根据以上研究报告所说,若你一心相信你的朋友及家人能你给安慰及帮助,你倾心吐意的向他们分诉,那么你所得的帮助可能与你找专业人士差不多,效果甚至更佳!这不是心理作用是甚么?作为一个专业的心理辅导员,必定会掌握一些聆听及谈话技巧,也能给人一种平易近人及很专业的感觉,这无疑令求助的人对他们有更多信赖。但这些外围的东西,对真正的心灵治疗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你所需要一些真正爱你及关心你的人帮助你。请问你身边没有爱护你、体恤你、愿意耐心聆听你倾诉心事的家人、朋友、弟兄姊妹、属灵长辈或牧者?谁真正关心你,是以上这些人,还是那些与你素未谋面,以会面时间而收费的专业辅导员?退一万步,若你真的没有关心你的人,主耶稣仍是最爱你最关心你的朋友,他最了解及体恤你的需要,何不向他直接倾诉,直接向他求助? 四、 心理学将世界带进教会 心理会之所以能在神学院及教会这么流行,其中一个主因就是作带领的人追随世界的潮流,要得世界的认同。心理学明明是属世大学的一个学科。不信的人,心灵上充满各种各样的问题,但他们心中没有神,所以不得不靠助一些人发明出来的方法来舒缓一下,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对我们信主的人而言,圣灵已经住在我们心中,我们得著一个属天的盼望及充满喜乐和平安的生命,还要心理学来干甚么?基督教从一开始就没有心理学这回事(心理学是近这百年来有的),不见以前世代的基督徒特别多心理问题。历世历代以来,那些真正信靠主的圣徒,都有丰盛的生命(约10:10),都是过著满有喜乐及满足的生活(诗16:11),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罗5:3),这是圣经、教会历史、以及属灵传记告诉我们的事实。奥古斯丁、马丁路德、加尔文、诺克斯、清教徒、卫斯理、怀特腓、爱德华滋、克理威廉、约翰牛顿、司布真、慕迪、戴德生、达秘、钟马田、王明道、倪柝声、宋尚节等都是神大用的仆人,带领许多人信主及引进教会的大复兴。他们有用心理学作工吗?那年代的信徒心灵比我们更空虚,灵性比我们更软弱吗?若心理学是必需的,为何神不早点将它赐给教会?现今许多神学学者及教会领袖接受心理学,但他们属灵的能力大大不及那些属灵前辈,这点足以证明心理学是没有用的。可惜他们漠视这些宝贵的见证及榜样,不由分说地将属世的心理学、辅导学搬进神学院及教会中,目的就是要得世人的认同,世界的荣誉。结果怎样?教会世俗化了,工作「专业化」了,神有赐福吗?有任何证据证明接纳心理学的教会,他们的会众比不接受心理学的基督徒心理更健康,灵性更少问题?完全没有这个证据。教会越倚靠心理学,信徒的心灵就越脆弱∶「我的百姓做了两件恶事,就是离弃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耶2:13)。教会牧者没有属灵能力帮助这些人,却叫他们去找心理辅导员。教会失去属灵能力,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是跟上时代潮流,不知自己其实对神的话语失去信心,失去从神而来的能力,以致要向世界求助,这是何等可悲可哀的事! 五、 心理学否定圣经的全备性 这点是我们反对心理学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它否定了圣经的全备性(The sufficiency of Scripture)。圣经对于人 内心、灵性、道德方面的教导都是全备的,一无所缺。诗篇19:7说∶「耶和华的律法全备(perfect),能苏醒人心」;「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perfect),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6-17)。神说 的话语是全备的,能使属 的人完全,请问提倡教会要接纳心理学的人士信不信这句话?若相信,那么教会就不需要心理学了,因为圣经已经是「全备」了,还需要补充甚么?若要补充,就不算是「全备」。若不相信圣经是全备的,那么阁下真正的问题,就是对神的话语失去信心,以致你事奉没有能力,使你不得不靠世界的方法来弥补你失去的祝福。然而,最令人遗憾的,就是有人一面说圣经是全备的,但一面又认为心理学是必需的,这实在是自相矛盾及自欺欺人的讲法。我看过一些基督徒支持及反对心理学的辩论,从来没有看到支持者正面及诚实回答这个问题—究竟圣经是不是全备的?若答案是是,就去掉心理学吧。一面说圣经是全备,一面又说教会需要心理学,这是实实在在的自相矛盾。若答案是否(我情愿人坦白承认,好过自相矛盾),你就该省察到你问题的真正所在了—你已经对神的话失去信心∶「只要凭著信心求,一点不疑惑;因为那疑惑的人,就像海中的波浪,被风吹动翻腾。这样的人不要想从主那里得甚么。心怀二意的人,在他一切所行的路上都没有定见。」(雅1:6-8)。弟兄姊妹,神的话实在是全备的∶「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苏醒人心(revive the soul)」。心理学或能暂时使人心灵的苦困稍得舒缓,但神的道不单是表面上的安抚,它乃是能使因犯罪失去知觉、刚硬如石、甚至像死了的心灵「复活」(revive)。「他使我的灵魂苏醒。」(He restores my soul)(诗23:3)。心理学或能给予人表面短暂的快慰,但唯有圣经能给人永远属天的平安及喜乐∶「耶和华的训词正直,能快活人的心」(诗19:8);「爱你律法的人有大平安,甚么都不能使他们绊脚。」(诗119:165)。圣经多处指出神的话是全备及已经足够应付人灵魂一切的需要∶「神的神能已将一切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赐给我们」(彼后1:3);「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all)的善事。」(提后3:16-17)。除非有人将以上经文的「一切」或「完全」全部改写或曲解,否则圣经需要心理学来辅助这个理论就不成立了。亲爱的读者,你是否相信神对他自己话语所作出的见证呢? 最后,我想回应一个主张教会应采用心理学的人士常常提出来的理论。有些基督徒承认心理学的确有许多不合神心意的地方,但他们认为心理学当中也有一些好的方法,我们基督徒可以参考及采用。所以他们就主张把心理学抽丝剥茧地处理,将不好的成份去掉,将好的保留及吸纳,这就是最明智及最中庸的做法了。然而,这个所谓「明智」、「中庸」的办法,仍是不能接受的。第一,这样主张的人事实上仍是回避了以上第五点的原因∶若圣经是全备的(在人心、灵性、道德上),为何仍要加插心理学?请这些人首先诚实面对这个关键的问题。若有人真的认为单用圣经辅导是不足够的,那么请这些人坦白承认你们不认同圣经是全备的。第二,以上已经提及过,心理学背后大部份的理念与圣经的教导大相径庭。心理学是以人为中心,高举是人的自尊及自信,圣经却是以神为中心,强调的是神的主权及人的自卑,两者如何相合?有人主张越过这些理念,只取当中那些无害的方法及技巧来用,这又如何?我的答案仍是不,因为经过圣经严格的标准过滤及筛选后,所剩下可用的方法及技巧,只是普通常识(common sense)而已,如耐心聆听、代入别人的感受、站在别人处境设想,以及多作正面鼓励及肯定等,这些技巧都是common sense罢了,根不需要接受过心理辅导学训练也可学到的。(最近遇到一位朋友,她说她早前带她就读小学的女儿看心理医生,因为她读书压力很大,有时会有梦游的情况。那位医生就建议,在小六升中时不要替她选那些要求很高的名校,应该选一些普通程度的中学,因为读名校压力会很大。她就照样做了。我不是反对那位心理医生的意见,但请问他所说的是类似专业知识还是commo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其他资源Other Resource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基督教心理学」的三大谎言

「基督教心理学」的三大谎言 本人在「基督徒应拒绝心理学的五个理由」一文中已经指出基督徒不能接纳心理学的种种原因。我相信那些认真正视那些理据的基督徒都会清楚知道一件事∶心理学没有可能是出于神的。神以往没有用心理学,以后也不会,因为圣经是全备及永恒不变的。圣经在人的道德及心灵方面已经有足够的教导及帮助了∶「神的神能已将一切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赐给我们。」(彼后1:3)。若需要加添,等于说圣经是不全备的。然而,近来一些支持心理学的基督徒,以及那些以心理学为专业的信徒,不断地发表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论来辩护。他们将反对心理学的人贬斥为「迂腐」、「偏激」及「反智」,特以显出自己是「先进」、「客观」及「理性」。不少信徒被这些学者抛出来的一大堆学术名词所混淆,以为心理学有许多证据支持。然而他们所举出的所谓理据,在头脑清醒及体贴神心意的人看来,其实都是骗人的谎言。这些人虽然以「基督教心理学」为名,以表示他们与属世的心理学不同,但实际上它与属世心理学并没有大分别,两者一样是与神的旨意背道而驰。现在让我举出「基督教心理学」蒙骗人(特别是基督徒)的三大谎言。 一、心理学是科学? 支持心理学的信徒极力主张心理学是科学,并举出许多学术文献支持心理学是科学。然而,这些所谓学术文献,大部分都是出自心理学自己行业内的人。请问这是不是客观?他们当然会为自己的专业及前途而争辩,竭力证明心理学是科学,致使更多人放心接受它。然而,当他们的同业发表一些研究报告,质疑心理学是否真正的科学,他们就辩称发表报告的人不是反对心理学的。请问这是不是想混淆视听?没有人说发表报告的人是反对心理学,他们本身也是以心理学为专业的,断不会自己倒自己的米吧!但他们的理性及良心真的认为心理学不是真正的科学,所以才公布这些研究结果,好让自己的同业们有点反省。请注意,这些报告不是出自反对心理学的人,而是出自心理学行内的人,他们所说的就应该很中肯及客观了。其实心理学是否科学这个问题,我相信普遍人心里早有定论。若心理学真的像生物学或物理学一样的科学,何须这么多心理学界人士苦苦地的解释及强辩?又不见有人为化学是否科学而辩论?按一般人的共识,科学是客观的,可以验证的,甚至可以推算出一些固定的定理,这是科学必须体备的特质。心理学要探究或要医治的,不是物质,而是人的心灵及情绪,难道人内心的问题可以用科学来探知及解决,甚至发现出一些定律?其实这些人一早知道心理学不是正宗的科学(像物理学、生物学等),所以他们就辩称心理学是一门「另类的科学」。甚么是「另类的科学」?他们是意思是,任何学科,只要当中涉及一些科学的元素,例如用科学的方法探究或搜集数据,它就可以说是一门科学了。按 照他们的理论,请问那一个学科不是科学?今时今日,语文也可以用科学的方法来搜只资料及分柝的。难道语文也是科学?有人说风水也涉及科学。据风水师所说,「横梁压顶」是指屋顶的设计及结构影响了空气的流通,以致影响健康云云。这个说法,牵涉空间气流的计算,很科学的,所以风水也算是一门科学了?照样,心理学家采用一些科学方法去作一些关于心理的实验,并用科学方法来记录及分柝数据,这就令心理学成为科学?我们知道属世大学有社会科学(Social Science)这学科,社会学及政治学就是这一类。它们也是用一些科学化及有系统的方法去分柝资料,但它们不是正规的科学,所以称之为「社会科学」。心理学若要归类,就该归入社会科学这类。这个我们不反对,但我们要清楚知道,真正的科学及社会科学是截然不同的。前者是从客观的事实推论出一些规律及定理,后者是没有甚么定律或标准答案(除了那些历史事实外)。但现今的心理学人士,不是这样想的,他们是想把心理学当作医学一般的权威。他们说,人身体有毛病,要看医生;心理有毛病,则要看心理医生。这是不是极大的误导?人的身体构造是物理的问题,所以用医学的理论来医治是对的。医生的英就是physician,是关于物理方面的。人的内心是灵性的(spiritual), 不是物质,但竟然有人说要用科学(他们坚称心理学是科学)来医治,这是不是荒谬绝伦?若然心理学真的是科学,我们也不要 用它来医治我们,难道我们是「科学怪人」?不,我们的良心告诉我们,人的心灵与科学完全是两回事,人的内心不可能用科学的方法来探知及治疗的。几千年人类文明及良知共证∶人的心灵不是属科学的。但现今心理学家竟然说人心可以用科学去治疗,而心理学就这个科学了?! 这简直是个世纪大谎言。不信的人盲目崇拜科学,硬说心理学是科学,籍此提高心理学在学术界的权威及地位,这个我们可以理解。但连基督徒心理学家也接受及宣扬这个谎言,难道这些人为了维护自己的专业,连基督徒的立场也撇弃了?究竟甚么是最重要?是神,还是自己的专业? 二、心理学有基督教的? 支持心理学的基督徒第二个大谎言,就是叫人相信有「基督教心理学」(Christian Psychology)这回事。为何会有「基督教心理学」这东西出现呢?就是因为那些自称为基督徒的心理学家知道心理学有很多不合神心意的东西(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他们为免使基督徒对心理学起戒心,甚至产生抗拒,便将一些基督教道理加进属世的心理学里。这样将基督教的道理及心理学理论混合起来,就成了「基督教心理学」。近年来,「基督教心理学」这名字实在出现得太多了,多到一个地步无人会再对这个名称提出任何质疑。然而,让我郑重的说,「基督教心理学」这个名称是极度矛盾,大有问题的。请问,若心理学真的如他们所说是科学,为甚么我们不见有「基督教物理学」,「基督教生物学」,「基督教数学」等学科出现?真正客观的科学,根本没有基督教非基督教之分。我们可以有基督教哲学,基督教政治学,因为哲学及政治不是科学,乃是关于人的思想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事。若心理学是真正的科学,何须要加入基督教的道理及价值观?这点已经可以拆穿心理学不是真正 的科学了。然而,提倡「基督教心理学」的人,一方面不断游说心理学是科学,打起「科学权威」的幌子作招徕,一方面又强调自己是基督教的,使基督徒也可以放心接受治疗。但亲爱的弟兄姊妹,这做法诚实吗?若心理学是科学,为甚么心理学家不能保证它的成效?(我认识一位弟兄,看心理医生已经许多年,情况一直没有好转,反为家人带来许多苦楚。我们与其家人一致认为,他主要的问题不是甚么情绪病,乃是太自我中心!)若我们是基督徒,为甚么要靠科学来处理我们心灵的问题,不直接到这位恩主面前「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根本就没有「基督教心理学」这回事,它只是一些以心理学为专业的信徒一厢情愿将基督教某些道理与心理学拼在一起,这就成了所谓的「基督教心理学」,但属世大学并不承认有「基督教心理学」这个分支。恕我这样说,我认为大部份「基督教心理学家」都是两面人。假若求诊的人不是信徒,他们就只会采用属世的心理学方法来处理他们的问题,绝少向他们传福音,呼吁他们信主,以致他们得著圣灵所赐的平安及喜乐。他们不会这样做的;他们认为这样做不专业,求诊者也不会接受。然而,从神的角度来看来说,领人归主才是最有效及最根本的心灵医治。假若求诊的是信徒,他们或会加插一些圣经的话语,使人觉得他们也倚靠神的。弟兄姊妹,这实在是虚假。亦有一些所谓基督徒心理学家公然地用不合神心意的方法来作工。有位弟兄亲口告诉我,他教会有位肢体去见一位标榜用圣经辅导的心理医生,结果那位心理医生是用催眠术来治疗。请问催眠术是不是科学?若催眠也可以算是科学,那么巫医也是科学了。巫医对某些人来说也很有效的。我相信这真实个案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基督徒心理学家从来没有共识,甚么方法可以用,甚么方法不可用。总之有效的就拿来用,还说甚么信仰立场?基督教心理学家是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他们虽然口说是基督徒及持守圣经立场,恐怕事实并非如此。他们根本不懂得用圣经分辨,也无意用圣经分辨。在真理及道德上,神没有用过这些人来显明 的心意。他们对世俗的道德观(同性恋、同居、婚前性行为等)常常是缄默不言,立场暧昧的。他们实在没有属灵的能力去分辨。为甚么?一来他们长期接受属世心理辅导学的训练,已经被敌基督的灵大大影响。二来他们根本没有真正地尊重圣经,神又怎会将分辨的恩赐给这些不尊重 话语的人呢?他们怎样不尊重圣经?让我们继续看第三点。 三、圣经不是全备的? 「基督教心理学」的第三个谎言,就是误导人以为圣经不是全备的。我在前文指出「圣经是全备」的这一点是我们拒绝心理学的最大原因。若我们接受心理学,等于我们不认同圣经是全备的。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全备,就不需要其他东西补充;需要补充的,那它本身就不是全备的。我又指出支持心理学的人从来没有诚实的回应这个问题。若他们坦白承认他们不认同圣经是全备的,这还算是诚实。然而,这些人挂著基督徒的身份,总不能直接了当承认自己不信圣经全备,就想出一个计策来蒙混过关。他们说圣经是全备的这句话没有错,但圣经只在某方面全备,不是每一方面都全备。举例说,圣经并非在医学范畴上全备。若有人想寻求医学上的意见,他不是在圣经里找,乃是向医生及医学专家求助。照样,人若在心灵上有困惑,他不能只在圣经里寻求答案,也要向心理辅导专家求助。弟兄姊妹,千万不要被以上似是而非的言论迷惑。我们在这里很肯定的指出,说「圣经不是在每一方面都全备」这句话的人,其实是认为圣经在任何方面都不全备。我想问问这些人∶你们认为圣经不是在每一方面都全备,那么你们认为圣经在那些方面全备呢?请你们诚实的回答我。若你们不知怎样回答,或不想回答,那就让圣经自己回答吧∶「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苏醒人心。」(诗19:7);「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6-17)。圣经的确不是在每一方面都能提供全备的知识。圣经并不是一本百科全书,我们不能期望圣经能解答医学、化学、物理等问题。然而,它却自称在人的心灵及道德方面有全备的教导。若圣经在人心灵及道德方面都不是全备,那么它在那方面全备?我再想问问这些人∶请问心理学又标榜能解决人那一方面的问题?顾名思义,心理学当然是处理人心理的问题了。然而,圣经却宣称在人心灵方面的教导是全备的,那么圣经与心理学两者的冲突及矛盾如何解决?那些支持心理学的人有诚实面对这个问题吗?若圣经连在人心灵的范畴上也不是全备的,那么就乾脆说圣经在任何方面都不是全备好了。何必遮遮掩掩地玩弄文字魔术呢?这些人虽口说圣经全备,圣经可信,但他们的言行已经显露了真相。他们极力的游说基督徒接受心理学,已经清楚指出他们不信圣经在人心灵方面是全备的,只是他们没有坦白地说出来。谁的诚信有问题?种种证据指出,那些所谓基督徒心理学家其实不是真正尊重圣经的,他们一是不信圣经全备,一是认为圣经有错。他们极力为心理学辩护,但从来不用圣经来支持他们的理论,因为他们著实不能在圣经中找到任何支持心理学的理据;这与圣经宣称在人心灵及道德方面是全备这一点有不能解决的冲突。所以他们只能用属世的理论及似是而非的逻辑来自辩,但头脑清醒及熟识圣经的人不会这么轻易被误导的。 所有谎言都是出于撒但,因为它是全有说谎之人的父(约8:44)。所以,「基督教心理学」绝不可能出于神,乃是魔鬼在末世用来迷惑人(包括信徒)的技俩。 弟兄姊妹,我们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基督教心理学」表面上挂著「基督教」的名字,实则对神的家及神的旨意做成很大的阻扰及损害。现在让我们看看这些谎言带给我们的祸害。第一,不信的人觉得劳苦愁烦,心灵空虚,没有安息,这本不是一件稀奇的事,因为人里面充满了罪、以自我为中心,并且心里没有神∶「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他们的愁苦必加增。」(诗16:4);「惟独恶人,好像翻腾的海,不得平静;其中的水常涌出污秽和淤泥来。我的神说∶恶人必不得平安!」(赛57:20-21)。他们这样的情况也有出于神。目的是甚么?就是要他们在困境中想起神并归向 ∶「但他们在急难的时候归向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寻求他,他就被他们寻见。」(代下15:4)。圣经向世人提供的解决方法就是回到神那里∶「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28-30)。神容让人心灵受苦,本是叫人来到 面前得恩典的其中一个方法。但基督教心理学家将神的心意蒙蔽了。他们没有把人带到主面前,他们不会向他们求诊的人传福音,叫他们得生命,却用他们心理学的知识来诊治,然而他们所给予的帮助,在神的角度来看,只是极其表面及短暂,没有长久及治本的果效∶「他们轻轻忽忽地医治我百姓的损伤,说∶平安了!平安了!其实没有平安。」(耶6:14)。圣经吩咐我们领人归向神,基督教心理学却领人寻求短暂及表面的安息。结果是,当他们稍得舒缓后,就可以继续他们以前的生活,继续不理会神∶「但法老见灾祸松缓,就硬著心,不肯听他们,正如耶和华所说的。」(出8:15)。请问这是不是与神的旨意背道而驰?这岂不是与神让人受苦的目的相反?第二,基督教心理学引导许多信徒不知不觉间否定圣经的全备性。圣经自称在人心灵方面是全备的,但基督教心理学家暗地里将这个圣经全备的观念抹煞了。他们用一个极不诚实的做法来误导信徒,说圣经不是在每一方面都全备。但到底圣经在那一方面才是全备呢?他们却只字不提。圣经明明地宣称在人心灵方面是全备的,但他们偏偏不肯接受,一直坚持心理学是有需要的,这就证明他们不信圣经全备或圣经无误。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直接影响信徒对圣经的信任及尊重,大大削弱神话语的权威。最遗憾的是,他们自己不信,还诱导其他信徒跟他们一样∶「他们不但自己去行,还喜欢别人去行。」(罗1:32),这岂不是令神极为愤怒的事?我相信被我这样评论的人,一定心有不甘,给我扣上极端、反智、反学术等帽子,并会用大批「学术文献」来反驳,要给人感觉是理性在他们那边,学术在他们那边。事实上,心理学已经大大占据了属地及基督教的世界了。我唯一的武器就是圣经的真理,我的信念就是有些人的良知仍未昏蒙,我的希望就是有一些属主的人听到圣灵的声音。真理的圣灵说∶「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苏醒人心;耶和华的法度确定,能使愚人有智慧。耶和华的训词正直,能快活人的心;耶和华的命令清洁,能明亮人的眼目。耶和华的道理洁净,存到永远;耶和华的典章真实,全然公义─都比金子可羡慕,且比极多的精金可羡慕;比蜜甘甜,且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诗19:7-10);「少年人用甚么洁净他的行为呢?是要遵行你的话!」(诗119:9);「我的心因愁苦而消化;求你照你的话使我坚立。」(诗119:28);「这话将我救活了;我在患难中,因此得安慰。」(诗119:50);「你口中的训言于我有益,胜于千万的金银。」(诗119:72);「我永不忘记你的训词,因你用这训词将我救活了。」(诗119:93);「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诗119:105);「你的言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使愚人通达。」(诗119:130);「爱你律法的人有大平安,甚么都不能使他们绊脚。」(诗119:165);「我得著你的言语就当食物吃了;你的言语是我心中的欢喜快乐。」(耶15:16);「出于神的话,没有一句不带能力的。」(路1:37);「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6:63);「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2);「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来4:12);「从前所写的圣经都是为教训我们写的,叫我们因圣经所生的忍耐和安慰可以得著盼望。」(罗15:4);「要用水藉著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5:26-27);「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6-17)「少年人哪,我曾写信给你们;因为,你们刚强,神的道常存在你们心里;你们也胜了那恶者。」(约一2:14)。神的话是全备的,是确定的,是正直的,是清洁的,是永远的,是真实的,是公义的,是有能力的,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神的话语像蜂蜜、像精金,是食物、是亮光、是生命,是束腰的带子,是圣灵的宝剑;神的道能苏醒人心,使人有智慧,能快活人心,能明亮人的眼目,能洁净人的行为,能坚立人,能救活人,于人有益,能作人领路之光,能使人有大平安,能叫人不失脚,能使人欢喜快乐,能使人成圣,能使人得自由,能叫人生忍耐,得安慰,有盼望,能使教会洁净,毫无瑕疵,能使人得救,能叫人得以完全,行各样善事,能胜过世界,胜过魔鬼等等。若你认为以上的经文不足以证明圣经对于人的心灵及道德有完备的教训,你还是选择相信「基督教心理学」,那么我们再没有甚么可以帮助你了。弟兄姊妹,「基督教心理学」谎言及祸害已经昭然若揭了,你们心持两意要到几时呢? 最后,愿神的话再一次提醒我们,谨防仇敌的迷惑及诡计,并且清楚认定,我们的好处不在主以外∶ 「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著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面,你们在他里面也得了丰盛。」(西2:8-10)。 我们有了主,已经有了一切的丰盛,我们还靠甚么呢? (香港基要书室,每月通讯 ,二零零九年十月,第八十期) (转载自「基要书室」网站﹕http://www.fundamentalbook.com/)

Posted in 其他资源Other Resource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自爱、自信、自尊是圣灵所结的果子吗?

自爱、自信、自尊是圣灵所结的果子吗? 节录自《心理学偏离真道》 第十章 现代心理学家高举自爱/自尊/自信(Self-Love, Self-Esteem),视之为众善之泉,缺少了它就是万恶之根,所以学生考试不合格、吸毒、未婚少女怀孕等等都推到「自尊/自信不足」的头上;据说自尊/自信程度高的人,不但可以避免很多不良行为,而且可以充分发展自己的潜能。 同时,教会中类似的谈论到处可闻,流行到一个地步,没有人疑问这是否圣经教导,似乎自爱/自尊/自信不但来自圣经,简直是圣灵所结的果子! 什么意思? Self-Esteem 一般被翻译为自尊或自信,但是 Esteem 这个字是敬重之意,所以 Self-Esteem 应该是自我重视、自我抬举、自我欣赏、对自己有好感等等。它的定义是什么?《Newsweek》报导:「调查过一百位教员的意见之后,得到二十七个完全不同的答案,所以全国议会无法同意于一个定义。」[i]虽然如此,但我们仍然可从一些专家们的意见看出一点眉目: 自尊/自信权威 Nathaniel Branden 说:「自尊/自信有两方面,就是认为自己能干和有价值,所以就是自我信任和自我尊敬。」他解释说,一个人必须自觉能干,否则当他面对事情时,就会反映出他这样的想法,于是表现笨拙。另一方面,因为人有道德观,所以他必须觉得自己的道德原则正确,才能有一个快乐的生活。[ii] 心理学家 Wayne Dyer 也一样,认为自尊/自信就是觉得自己有价值,和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iii] 心理学家 Carolyn Ball 解释为什么我们需要自信,她说:「思想可以创造现实┅如果我们相信一件事,不管它是不是真的,我们就会按照它而行动。」[iv] 基督徒心理学家们也持同样的论调,譬如 Bruce Narramore 认为,如果一个人轻视自己,他就不可能有什么成就,反之,如果人觉得自己好,他就有可能开发他的潜能。[v]另一位名基督徒心理学家 David Seamands 也说,自信/自尊不足是撒但最厉害的武器,自信不足使人瘫痪、破坏人的梦想、毁坏人际关系、损害基督徒的事奉。 不但无益 首先让我们用常理去批判这个理论。一个人是否因为自信是好人,于是变为一个好人?觉得自己聪明能干,于是变得聪明能干?自信能得全「A」的学生至少能成为优异生?每一个自信能成为百万富翁的人迟早会发达?你能同意这样的道理吗?如果是真的话,实在太好了!可惜这些理论,并未有事实证明,却大有研究者反对。 《Newsweek》曾经专期报导自尊/自信运动,指出现在很多的美国教育著迷于自尊/自信,加州圣地牙歌市立学校为了要增加小孩子的自尊/自信,曾一度企图不让学生成积单上有「F」字,又说,美国学童对自己的数学能力的自信程度比日本和台湾的学童高,但真正的考试成积却相反。[vi] 《Newsweek》继续说,虽然「自尊/自信不足」似乎和青少年未婚怀孕有关,但是另有研究指出高度自信和青少年日益增加的性行为有关。[vii]该期《Newsweek》的封面标题是「自尊/自信的咒诅」(The Curse of Self-Esteem),可算是该文章对「自尊/自信」的结论。 《New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其他资源Other Resource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