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灵粮|丰盛恩典网站 Daily Devotion

17Aug/17Off

《竭诚为主》8月17日 你在奉献上灰心吗?

《竭诚为主》 8月17日

你在奉献上灰心吗?

你还缺少一件,要变卖你一切所有的……你还要来跟从我。(路十八22)

[他听见这话……]你听过主说严厉的话么?若没有,可能你从未听见他的话。我们听了主说许多话,却没有听见。若是真听见,他的话会显得出奇的严厉。耶稣似乎并不在乎这人是否照他的话去行。他也没有设法去挽留他。他只说:[变卖你所有的,来跟从我。]我们的主从不乞求、不劝诱,也不笼络。他只用人从未听过的严厉话,然后就顺其自然。

我听过主说严厉的话么?他直接对我说话时,我是否立意恭听?我是否直截地听他向我说话,而不是随意解说?这个人确实明白耶稣的话,他听见了,又衡量过,然而这些话叫他心碎。他不是侮慢地离开,乃是忧愁地离开,时颓丧极了。他着满腔热诚来见耶稣,耶稣的话却给他一盆冷水。他的话没有带来忠诚的奉献,相反地却叫人心碎地灰心失意。耶稣没有去追他,是任他离去。主知道他的话一发出,人听见了,总有一天会结出果子。可怕的事实却是我们当中好些人,不让主的话在实际生活上结果。一旦我们决志忠于主,我不知道我们会说些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绝不会苛责我们。

祈祷◆噢,主啊,为着这些日子以来,你赐给我们的身心健康,我感谢你。噢,主啊,求你继续赐予我们。我们脱离一切虚假的情绪、感伤和悲哀。愿你今天以活力和喜乐来赐福我们各人。

17Aug/17Off

《清晨甘露》八月十七日

八月十七日

神的慈爱(或译怜悯)。(诗52:8)

请稍微用一点时间来默想神的慈爱。这慈爱是祥和的:他用温柔、仁爱的手医好破碎的心,缠裹被打的伤。他的态度是和悦的,他的慈爱是恩惠的。这慈爱是伟大的:神所有的一切没有渺小的,他的慈爱和他自己一样,是无限量的;你不能测度。他的慈爱是伟大的,因他赦免了一切大罪人长时所犯的大罪,并赐他们大恩、大权,使他们进入伟大之神的高天,得享大福乐。这慈爱是不应得的:一切大怜悯都是这样,因为应得的怜悯乃是误解了公义。按着公义来说无人应得神的怜悯。罪人哪有权柄要求至高者向他开恩呢?若悖逆之子当受永火的刑罚,他的死是死有余辜的,还有什么说词呢?若他得免神的盛怒,那末神的至爱是惟一的情由,罪人是毫无所有的。

这慈爱是宏富的:有一些东西虽然伟大,但是没有功效,然而这慈爱的效用是你消沉的灵性的兴奋剂;是你血流不止的伤口的金膏;是你折断了的骨头的绷带;是你疲乏了的双足的御车;是你颤栗之心的爱怀。这慈爱是众多的:正如本仁所说“神园中的一切花都是双的”。神的慈爱没有单的;你或许以为你只得了一种慈爱,但你若仔细寻思就发现是一串慈爱。这慈爱是丰盛的:千千万万的人得了这慈爱,但是这慈爱并不因之穷尽。它仍然永远是新鲜、丰满,任人白白取得的。这慈爱是永不失败的:它永不离开你,若慈爱与你为友,那么当你受试探的时候,慈爱必帮助你得胜试探;在困苦中必不使你下沉;在你活着的时候是你脸上的亮光和生命;在你将死、世福消失的时候,是你灵魂的快乐。

17Aug/17Off

《活水》八月十七日

Flash required

「我又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他一同有罪,受他所受的灾殃。」(启十八4)
  「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试炼时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试炼。」(启三10)
  把这两处圣经对照一下,我们可看出一件事来!神要信徒在世上作独居的民,不与世人搀杂;这不是说信徒在任何事上不能与外人来往,这样除非离开世界才能作到;神叫我们与世人有分别,乃是从他们的罪恶中出来,他们所贪爱的,我们不能贪爱;他们所犯的罪,我们不能犯。如果信徒与世人没有分别,和世人一同醉生梦死,和世人一同有了罪,等到神刑罚世人的时候,在神的公义之下,信徒也不能例外。
  信徒要逃避世人所受的刑罚、和世人所受的试炼,必须听主的话,遵守神忍耐的道,从他们中间出来,不与他们一同有罪。从前曾看到普世人受试炼的时候,有信徒在其中,我心中顿时起了疑惑,难道神不保守祂的儿女吗?难道神的能力不够吗?难道神不听祂儿女的祷告吗?
  等我看见了这两处圣经,就知道问题不在神,不是神的耳朵发沉,不是神的膀臂缩短,乃是因为神的儿女与世人一同有了罪,所以受了世人所受的灾殃。就是未信的人,虽不知道主,但他们有敬畏神的心意,凭良心作事,不敢任意妄为;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他们也可以免去灾殃,不受世人所受的。圣徒遵守了主忍耐的道,要象住在歌珊地的以色列人,蒙神保守。

17Aug/17Off

《静夜亮光》八月十七日

八月十七日

Flash required

经文: 这病不至于死。(约十一:4)

从主的话中,我们学到受苦是有限度的。它的终极被设限,不会超过某一特定点。拉撒路经过死亡,但死亡并非他受苦的最终结果。主对痛苦说:“你不能再往前了。”上帝并不差遣毁灭,却对自己的百姓颁下指示。智慧如同悬挂在炉口的温度计,用来调节热气。供应的上帝限定试验我们的时间、情况、强度、重覆及效果。每一成圣的结果皆是为着永恒的目标。无论大事或小事都不能逃过上帝守望的眼睛,祂甚至连我们的头上的头发都数算过了。此极限是依照我们的力量作智慧性的调整。受苦不是偶发事件,每一打击之重量都经上帝精确计算。上帝使云的平衡没有错误,在天体的运作中没有一丝误差,祂在配制心灵的药剂成份计算上亦不会犯差错。我们不能受过重的痛苦,也不能受苦过久。限度是经上帝温柔制定。天国的外科医师的手术刀从不会有多余的切割。虽然我们自以为十分顽强,但是却没有受到更坏的试验痛苦,真是奇妙!规定我们住所界限的那一位也规定了我们受苦的界限。没有一位母亲会比恩典的上帝有更多的关爱,没有一位父亲会比怜悯的上帝有更多的仁慈。
 

Evening, August 17
Scripture: “This sickness is not unto death.”(John 11:4)

From our Lord's words we learn that there is a limit to sickness. Here is an “unto” within which its ultimate end is restrained, and beyond which it cannot go. Lazarus might pass through death, but death was not to be the ultimatum of his sickness. In all sickness, the Lord saith to the waves of pain, “Hitherto shall ye go, but no further.” His fixed purpose is not the destruction, but the instruction of his people. Wisdom hangs up the thermometer at the furnace mouth, and regulates the heat.
1. The limit is encouragingly comprehensive. The God of providence has limited the time, manner, intensity, repetition, and effects of all our sicknesses; each throb is decreed, each sleepless hour predestinated, each relapse ordained, each depression of spirit foreknown, and each sanctifying result eternally purposed. Nothing great or small escapes the ordaining hand of him who numbers the hairs of our head.
2. This limit is wisely adjusted to our strength, to the end designed, and to the grace apportioned. Affliction comes not at haphazard-the weight of every stroke of the rod is accurately measured. He who made no mistakes in balancing the clouds and meting out the heavens, commits no errors in measuring out the ingredients which compose the medicine of souls. We cannot suffer too much nor be relieved too late.
3. The limit is tenderly appointed. The knife of the heavenly Surgeon never cuts deeper than is absolutely necessary. “He doth not afflict willingly, nor grieve the children of men.” A mother's heart cries, “Spare my child”; but no mother is more compassionate than our gracious God. When we consider how hard-mouthed we are, it is a wonder that we are not driven with a sharper bit. The thought is full of consolation, that he who has fixed the bounds of our habitation, has also fixed the bounds of our tribulation.

17Aug/17Off

《信心的支票簿》08月17日

谁占优势?

经文: “不要惧怕,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列王纪下六∶16)

在多坍,兵马及大军将先知困住,先知的仆人大为惊慌,不知如何突破重围;但先知却看到先知仆人所没看到的,他看到大队天军保护着他们,天上的火车火马,毕竟比人间的战车战马强上万倍。

现今弯曲悖谬的世代,邪恶势力嚣张,气焰鼎盛,似乎真理敌不过魔道,光明胜不过黑暗。但属上帝的人,不应该害怕,因为上帝无形的大能是站在正义这边,天军正躲在树丛后,在需要的时刻,就会出现,施展神威;正义的力量必胜过邪恶的力量。所以,让我们穿起上帝所赐的军装,抬头挺胸,昂首阔步,一无所惧地走上战场。战争虽然激烈,但我们知道总有结束的一天,且因着上帝同在的信心,我们就敢大声宣告∶“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

17Aug/17Off

《荒漠甘泉》8月17日

《荒漠甘泉》8月17日

Flash required

  “我信神他怎样对我说,事情也要怎样成就。”(徒27:25)

  几年前我乘船到美国去。这船上的船主,是一个很热心的基督徒。当船离开芬兰海岸(Newfoundland)的时候,他对我叙述下面一段事实:

  “上一次我经过此地,是在五星期前,船上发生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是我灵程上的一个大革新。在我们的乘客中间,有一位别立斯脱城(Bristol)的莫勒先生。那时因为雾大,轮船已经停顿了二十四小时。莫勒来对我说:“船主,我来告诉你:星期六下午我是一定要到魁北克城(Quebec)的。”我说:“这是作不到的事。”他说: “很好,如果你的船不能叫我按时到达,神有别的方法的。五十七年以来,我从来没有对人失过约。让我们下去祷告。”

  “我呆望着这位神的人,心中在想:这个人不知道从那一家疯人院里出来的?我从来没有听见过这样的话。我就对他说:“莫勒先生,你知不知道雾是多么的厚?”他答道:“不,我的眼睛并不看雾的厚薄,我的眼睛只看见活的神,他是管理我一生的环境的”。

  “他跪下来作了一个很简单的祷告,当他作完了,我正想接下去作的时候,他放他的手在我肩背上,叫我不要作。他说:“第一,你不相信神会答应你;第二,我相信神已经答应了,用不着你再求了。”

  “我呆呆地望着他,他对我说, “船主,我已经认识我的主五十七年了;在这五十七年中,神从来没有一次不听我过。起来,船主,把门打开,你要看见雾已经全消了。”我立起身来,雾果然已经全消了。星期六下午,莫勒如约到了魁北可城。”——选